绿色安全网站
  • 文摘首页
  • 教学论文
  • 实用文档
  • 个人简历
  • 论文中心
  • 演讲范文
  • 英语学习
  • 党团社会
  • 职场技巧
  • 作文园地
  • 法律文书
  • 幼儿教育
  • 故事大王
  • 教育论文
  • 节日庆典
  • 高考频道
  • 中考作文
  • 高考作文
  • 一年级作文
  • 二年级作文
  • 三年级作文
  • 四年级作文
  • 五年级作文
  • 六年级作文
  • 七年级作文
  • 八年级作文
  • 九年级作文
  • 高中生作文
  • 初中作文
  • 小学生作文
  • 话题作文
  • 其他作文
  • 散文
  • 高一作文
  • 高二作文
  • 高三作文
  • 牛逼哄哄的广场路

        我生活的这个地方,比大城市小很多,又比小城镇大一些,所以它叫临安。临安是个大地名,一如北京是个大名字,还囊括着紫禁城这样的小名字,它是最核心的所在。我生活的这个地方核心所在不能叫紫禁城,紫禁城只有一个。对,只能是一个,难道我生活的这个地方可以叫紫禁城?所以,它不叫紫禁城,它叫锦城。妈的,怎么搞得像绕口令了。

        现在,不绕口令,直接说这条属于远近闻名的锦城的闻名远近的广场路。这是一条多么牛逼的街道啊,简直是牛逼哄哄。在这条四周没有广场的广场路上,两轮三轮四轮的车,有铃铛没铃铛似有似无铃铛的车,钱江后浪。高胸低胸假胸的人,发育的没发育的发育模糊的人,长江后浪。走在这条后浪汹涌,前浪澎湃的牛逼大道上,我总是兴高采烈,热爱思考:因为文盲齐集,所以叫文化路;丑女满街,街叫西施大道;流氓纵横,谁叫你是向阳路呢……这跟给娃儿取名是一个道理:生个病囡囡,就叫尔康、永康、什么康;下个傻仔仔,娘亲当然会唤作“聪儿”,或单字“睿”啊、“智”啊、“慧”啊什么的。这是很历史悠久的事情,《本草纲目》有宏论曰:缺什么,众生务必补什么——在广场路上,我们万众一心憧憬一个广场,很大的那种。我们是多么有理想啊。对,我们很有理想。因为我们很有理想,所以没有广场的广场路,一定要叫广场路,不叫广场路,它就没名字了。有理想的人不能走在没名字的街道上,所以它一定要有个名字,所以它叫广场路。因为广场路的四周没有广场。无聊。走在牛逼哄哄的广场路上就是这么无聊,有多无聊就有多无聊,不无聊才怪。

        我15岁那年,来锦城参加体育测试(是初中毕业考其中的一项)。晚上,和黄四化他们逛街,来到这条广场路上。那时我们极少来锦城,并不知道它叫广场路。如果那时知道,准会把门牙笑掉。毕竟当年,我们青春年少,热爱嘲笑。

        我15岁那年的夜晚,广场路两旁摊铺林立,摆放的货物大同小异,肉丝袜、收录机、牙签等,小玩艺儿无所不有,大玩意儿绝对没有。摊主坐在里边,男的穿汗背心,黑黄相间的毛在腋下直截了当地炸开,郁郁葱葱。女的着短袖,短裤或裙子,薄而稀少的布间勾勒出乳罩的轮廓和内裤的三角形,或正或歪,清晰无比。小灯泡在单薄的顶棚下发出焦黄的光,仅能照亮五分之三的摊面。摊主并不大声吆喝,待我们走近了,才豁地站起,柔声呼唤。所以,我吓了一跳,毕竟当年,我青春年少,极少来锦城这种大地方,极少听到这种突然而又柔和的叫卖声。他们标准的方言就如许多标准的苍蝇,不依不饶:小伙子,快点看看鞋垫,蛮舒服的鞋垫。或,小姑娘,快点看看鞋垫,毛滑稽的鞋垫。他们是多么节约体力,又多么滑稽啊。 真是滑稽,当时青春少年的我就是这么想的。

        我听到哇啦哇啦的声音,是郑智化的《水手》,只在我15岁时流行的歌。循声而观,隔壁的摊铺上摆放着录音机,数量可观。那只银白色的,如砖块一般大小的机子,音响部位忽红忽绿,就是它在放《水手》。录音机后面有个中年妇女,黑而胖,乳房臃肿,很不好看。她就是卖这些机子的。我很想看看,然后买下来。于是,我就走过去拿起它,看了又看。因此,机子里的郑智化时而朝着浩渺的苍穹,时而照着繁杂的地面,有时还对着我的裤裆唱,永不疲倦。不好看的中年妇女问我,买不买,25块。

        我说,不买。

        她问,小伙子,这么好的录音机,为什么不买?

        我说,太贵。

        她说,小伙子,这么便宜,还说贵?你说多少。

        不知道,反正我不买。

        我赶紧走开,挤到黄四化他们所在的摊铺前。他手中握着一条皮带,皮带头是银白色的,简直太银白了,银白得让人一看就知道这是条假皮带,要多假有多假。最多是人造革,坏一点就是硬纸板割成的。我就有过一条硬纸板割成的皮带,看着很好。可一出汗,就会软掉,还可以撕出纸片来。这哪叫皮带,应该叫纸带嘛。不过,如果叫纸带的话,恐怕永远也卖不出去了。所以,它依然叫皮带。

        黄四化他们拿着似乎是皮带的皮带,捏了又捏。然后问,这是真皮吗?

        摊主说,绝对真皮,说谎,我就不是人。他真的不像人,那种尖细的男声在混浊的空气里飘荡,听起来很不像人。像狐狸。他又说,买不买?不买就别乱捏了。言下之意是:如果买下的话,可以随便捏。好像我们爱好捏皮带一样。

        四化当然说,不买。依旧捏着,越来越重,像掐一条蛇。

        狐狸说,为什么不买?一把拿过皮带,摆放在摆放皮带的地方。

        太贵了。我在心里大声说。我不知道皮带的价钱,反正肯定很贵。15岁的年龄,总觉得想买的东西太贵、太贵了,而买下的东西又太便宜了。

        我这根是真牛皮,很牢。所以,现在不买。四化提了提腰间的皮带。那真是条正宗的牛皮带啊,裂了这么多口子,依旧没有断掉。出汗时,绝对撕不出纸片来。

        这就是我15岁时逛广场路的情况,由于当时并不知道它叫广场路,所以只能说逛大街,瞎逛的逛。现在,我27,长年生活于锦城,然而我很少逛街,简直就是讨厌。可我依然频繁地经过广场路,比如吃快餐,比如买鞋子,再比如穿过广场路到对面的城中街去。穿街过弄,是我们与生与世要做的事情。没有广场的广场路是我与生与世要经过的街道。虽然,全中国这样的街道多如牛毛,可只有一条叫广场路的街道让我诧异,愤怒,有时或者是喜欢。这是上帝安排的一个玩笑。

        中午,我去吃快餐,刚走到广场路的头上,就听到了富有磁性的男中音:正宗青山皮鞋,原价180,现价80,走过路过,机会不要错过。再往前走,就可以听到羊毛衫的口语广告了,一口方言,磁性依然:上海羊毛衫,亏本价处理……我赶紧走过路过,又一次错过这种好机会。见店主靠在睡椅上,气若游丝,似睡非睡,店门口的录音机不知疲倦地叫卖着。顺便说一句,在广场路上,这种好机会,我已经错过7、8年了。

        右手边的弄堂里,摆着两张桌子和一架补鞋机,后面分别坐着一个人,两男一女,总共三人。最外边是补鞋的,因为是补鞋的,所以要当街摆摊。如果摆在弄堂深处,谁会拖着破鞋去补鞋?他躬着身子,双手忙碌,一言不发。或者也要发些言,只是我没有听到,我感觉他应该永远沉默,像一只猫那样,躬身而作,心怀鬼胎。突然,“喵”的一声,鞋补好了。两块钱。补鞋机的左边,是个男的,他在挫钥匙。各种形状的钥匙挂了一墙,它们如梅超风身后的骷髅一般阴森。小风吹来,丁零当啷,很吓人。挫钥匙的身后,坐着一位中年妇女,说不上好看和不好看,穿了很多衣服,看不出乳罩的轮廓。由于抹了很多口红,所以她的嘴就像一枚椭圆形的印章。这枚印章盖过哪些男人,或想盖哪些男人?你走过去,她起立,拉一拉衣角,说:要刻章吗?

        没有广场的广场路两边多的就是这种弄堂,就像猪肠子一般纷繁交错,高深莫测。里边时常迷漫着白色的雾气,飞出各种颜色的垃圾,浓度不一的怪味,以及各种频率的声波。真够俗事人间啊,广场路。

        在行将拐弯之前,我看了一眼对面的菜场,真像只乌龟啊,千年不变样的老乌龟。猪肉永远是那样惨白,鱼虾永远那样空虚地奔跳着,菜摊后面永远是一张小商贩的脸,眼睛、鼻子都是三角形的。我竟然只进去买过三回菜,真是惭愧。它的对面是电信大楼,如一摊新鲜的屎一般顽固地呆在那里,呆在菜场对面。时兴的通讯工具摆放在玻璃柜里,等着你买去。直到有一天,它们不时兴了,又换一批,摆上。千年不变。屎永远是屎,千年不变。你能说千年以前的屎和现在的屎有本质的不同吗?

        街尽头,一个妇女提着斧子气势汹汹地走来,乱发过肩,嘴里喊着些含混不清的话,很疯。左脚跻着拖鞋,右脚光光。右手提着斧子,左手和着疯话的节拍在空中挥舞。月光下,那把斧子显得硕大无比,豁口闪亮,再硬的脖子都能削泥般砍下。她疯了,她要去砍一个男人。右手提斧,左手提脑袋,才是她想要的月光下的造型。我远远地想着,她已擦肩而过,像一具尸体,硬而冷。

        这是一条硬而冷的街,它在建德梅城,不在临安锦城。那夜,我和阿毛几个刚看完录像回来。感觉自己身在录像中,应该做点什么,呈现出一点表情,可我们只是呆呆地站着,直到提斧妇女擦肩而过,还是呆呆立在人潮汹涌中。硬而冷。

        这里是临安锦城,现在是骄阳当空的夏季正午。我拐过一个弯,下过一道缓坡,来到味道平淡无奇的快餐店吃中餐。看到门口“知鲜快餐”几个字,我实在想笑:真他妈牛逼啊,简直是牛逼哄哄。

      

    相关文章
    热门文章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RSS
    热门散文
    最新散文
    热门范文
    党团范文
    简历范文
    法律范文
    热门作文
    幼儿教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