绿色安全网站
  • 文摘首页
  • 教学论文
  • 实用文档
  • 个人简历
  • 论文中心
  • 演讲范文
  • 英语学习
  • 党团社会
  • 职场技巧
  • 作文园地
  • 法律文书
  • 幼儿教育
  • 故事大王
  • 教育论文
  • 节日庆典
  • 高考频道
  • 幼儿园教育探索
  • 幼儿园特殊教育
  • 乡村幼儿园教育
  • 幼儿园教学策略
  • 幼儿园游戏专题
  • 幼儿园心理健康
  • 幼儿园音乐舞蹈
  • 幼儿社会性培养
  • 幼儿的数学思维
  • 幼儿环保教育
  • 幼儿绘画教育
  • 幼儿园师幼互动
  • 幼儿语言教育
  • 幼儿英语教育
  • 幼儿园环境创设
  • 幼儿园区域活动
  • 学习张雪门幼儿教育思想,探索中国幼儿教育平民化道路

    学习张雪门幼儿教育思想,探索中国幼儿教育平民化道路


     

    张燕

        张雪门是与陈鹤琴同时代的著名幼儿教育家。张雪门先生长期从事幼儿教育实际工作,他综合中华文化和他国幼教理论及发展趋势,在实践基础上创立了“行为课程”模式,体现了独特而系统的幼儿教育思想。张雪门先生一生立足于本土的实践和研究,为建立和丰富中国幼儿教育理论作出了突出贡献。

        今天重读《张雪门幼稚教育文集》,深感大师思想的博大精深,充满了时代感与新鲜感,对当前中国幼儿教育不失其重要指导意义,同时更激励我们坚定信心,在幼儿教育平民化道路上持续探索和推动教育改革的深入。

    一、从社会现实问题出发重走前辈平民幼儿教育之路

        幼儿教育工作者应关注社会现实问题,投身于改革实践。身处民族兴亡的动荡历史时代,张先生的幼稚教育思想具有强烈的时代感,明确提出“改造民族幼稚教育”,不是就教育教育,考虑国家民族的发展前景,注重幼儿教育改造社会的功能。认为,儿童教育的最高目的是培养新人。张雪门先生提出依靠儿童,建设新社会、新世界。

        张雪门作为幼教工作者其关注和研究的视野极其宽广,同时躬身实践,致力于兴办和建设平民化幼儿教育。他针对中国国情,强调发展幼儿教育要因地制宜,根据现实条件和需要,就地取材,注重幼儿教师的培养,举办多种形式的师范班或师范学校,实行导生制等,实践和创新中国幼儿教育

        抗日战争前,张雪门主持北平幼师时,借用北平市几所幼稚园(当时北平的幼稚园多为半日制,下午不上课)开办平民幼儿园,招收一些贫困幼儿免费入园,让幼师学生从事教学实习。他还创办乡村教育实验区,探寻普及乡村幼儿教育的新路,以及培养幼儿教育师资的新途径和新方法。他所主办的幼师有明确的培养目标,即能为普及平民幼儿教育和广大农村幼儿教育造就新一代国民而献身的幼儿教师。[1]

        中国现今面向工农大众的幼儿教育体系客观地看,是新中国成立之后建立起来的,并且首先在城市得到发展。然而,长期城市主体倾向及城乡二元化社会经济结构,拉大了城市与农村的差距,教育领域也不可避免地出现二级分化。在城市幼儿园日益豪华、城市学前孩子享受优质而过度教育的同时,农村幼儿教育却发展滞后迟缓、条件简陋。而伴随经济体制转型参与城市化建设的广大农民工,他们身边的学龄前子女没有受到应有的关注。现代教育应是平民大众的、面向每一个儿童的,而不是少数人或城市人的专利,处于弱势地位的外来农民工的学龄前子女的教育不应被忽视,这不仅关涉教育公平,也关系到基础教育的根基。在这样的背景下,一群北师大师生走出书斋,直面这一社会现实问题,秉持前辈的平民教育精神,以自己的行动投身于变革的社会实践,在现有体制之外,发动民间力量在农民工聚居的四环市场兴办了游戏小组,探索以非正规教育形式解决流动儿童受教育问题的途径。

        改革开放30年来,尽管伴随经济和社会发展幼儿教育有了飞跃发展,但以城市为中心的政策导向致使我们的幼儿教育越来越限于正规化的单一标准,甚至趋向于权贵化,脱离实际,背离了平民化方向,这表明现今中国的幼儿教育依然面临着“向何处去”的问题。大学生在四环的实践则是反其道而行之,在平民教育之路上迈出了坚实的步伐,并在以自己的努力推动教育改革,让幼儿教育回归公平与均衡化。

    二、秉持大教育观念指导幼儿教育的实践探索

        张雪门的教育观是一种大教育观,认为,学校应是一个地域的文化传播的中心和政治训练的广场,是广大民众服务娱乐集会的场所。基于此,教师也必须将目光投诸于广阔而鲜活的社会生活,意识到自身所肩负的向大众传递文化的使命和促进社会发展的责任感,真正地走向万象的社会,走进百味的百姓生活,联通学校与社会,联通教学与生活。遗憾的是,时至今日,体制内幼儿园所谓优质教育日益陷入脱离社会需要和大众生活的巢穴。

        四环游戏小组从实际出发,立足所在社区环境,发掘和有效组织各方面的教育资源,为农民工摊商子女提供育儿支援。孩子们每天在游戏小组得到照管和教育服务,在游戏中释放自然天性,享受童年的欢乐;同时,游戏小组作为育儿互助和交流平台,家长在参与中增强了育儿信心和教育主体意识,承担起孩子第一任教师的责任,把教育延伸到家庭的日常生活之中。四环游戏小组创出了以参与者为中心的非正规教育形式,实现了通过民间自救互助,解决农民工子女接受学前教育问题的现实途径,并成为进城农民工文化娱乐生活的俱乐部。

        四环非正规教育的实践是在大教育范畴下的探索,“今后的学校也不应仅仅是儿童们的学校,更不应是闲人莫入的学校,而应为当地文化的中心,为当地民众解决困难吸取需要的源泉。它要做扫除文盲运动,它要做民众政治训练运动;它将是破除迷信的大本营,它将是民众娱乐及民众集会的大会场。” 什么是好的教育?游戏小组几年来实践表明,适合的就是好的。游戏小组作为一种非正规教育形式,适合外来摊商的生活方式和他们的需求,是在社区即农贸市场因地制宜开办起来的;同时它也是适合孩子发展需要的教育,因而受到了欢迎。发展幼儿教育必须遵循实事求是原则,要从现实条件出发,从作为当事人的家长和孩子的角度出发,确立评价标准和判断的依据,而不是他人想当然或是那些“虚伪的”“装点门面的”。四环的教育具有较强的针对性,特别突出了养成教育做人教育,注重以游戏为基本活动,因而“这里的孩子拥有快乐”。游戏小组的非正规性、参与性和开放性,使家长与幼儿同步受教育,逐渐了解孩子的学习方式,认识到游戏就是教育教育观念和教养方式发生了转变。

        游戏小组兴办6年来,从零起步到形成成熟模式,有400多农民工学前子女及其家庭受益。农民工摊商在参与育儿之中,自身的生活方式和文明素养也得到了很大改观。

        游戏小组因其开放性和邻里守望——不仅实现了育儿的社会互助,解决低端人群孩子的学前教育问题,还推动了学前教育与社区建设社会发展同步,从而营造真正有益于儿童健康成长的环境。四环的实践和研究的意义还在于,在都市化这一社会发展的必然趋势下,为政府转变职能,真正从社会发展的需要和每一个儿童受教育的权益出发,确定幼儿教育的发展方向和思路,对处于弱势地位的进城农民工及其子女(平等的纳税人和公民)的教育需求给予更多关注,并将扶持民间力量多元化办学作为政策建立的依据,提供了可以参考的范例。

        目前,四环这一成熟的因地制宜以参与者为中心非正规教育模式已然对北京一些同类地区(如刘娘府、肖家河)有所借鉴和得以推广。流动儿童的“快乐”正在得到延续和放大。

    三、坚持理论与实践相结合改革师范教育培养走进大众生活的教师

        张雪门先生极其重视理论与实际的结合。正如张雪门先生所说“一种真实知识的获得是应该以直接经验做基础,再来扩充间接经验(就是书本知识)才能融会贯通。” 提倡师范生边接触实际,边讲行理论学习。然而,很长一段时间以来,我们的学校教育中理论与实践脱节的现象一直广受诟病,甚至愈演愈烈。师范学校包括中师高师近年改革要求加强实践,却雷声高、雨点小,学生更多时间往往闭门上课或以所谓现代传媒方式实习。满足于形式化的措施,并无实质性的变革。

        四环游戏小组在成立之初就把自己定位为作为教学实践和实习基地[2],几年来学前教育专业大学生担任志愿者教师,组织孩子们的活动,学以致用,理论联系实际,既增强了对所学知识的理解,还积累了经验、提高了实际教育教学能力,对于学前教育的认识也在深化,专业精神得到升华。四环的大学生正是以自己的行动,实践了张雪门先生提倡的事情应该怎样做,就要怎样学,怎样学就要怎样教的“教学做合一”的理念。研究生甚至将实习贯穿整个3年的学习生活,在办学中综合素质得到了锻炼。他们以张雪门先生提出的“实践——理论——再实践”的办法,前赴后继接力,创出了适合实际条件和需要的非正规学前教育的成熟模式,为实质性地突破我国目前师范教育改革面临的顽症痼疾,带来了一抹希望的曙光。

        大学生在四环“用心”做教育,将自身的理论知识与现实中的幼教实践相结合,以自身的专业优势,引导和影响农民工家长——虽为非专业人士却是教育主体——参与自己孩子的教育,以致有更多社会力量参与进来,不失为非正规学前教育可持续发展的一条道路。这种开门办学的方式与张雪门为师范学校设立“幼稚教育实验区”的思想不谋而合。

        张雪门重视教育与社会的联系,认为,“教师自身的生活参加在大众的民族中间去”才能实现改造民族的教育,“在生活中获得客观的认识,在生活中锻炼奋斗的意志,比关在学校大门里做试验,当然格外的深切而有效。善骑马者,是从马背上学成的,善泅水者,是从水里面学成的。隔离了大众民族的生活,而在洋房里能够办理改造民族的教育,这未免是天下的“奇迹”!”[3]

        大学生在志愿服务过程中接触到社会底层的农民工群体,走近他们,了解他们的生活状态,走入大众生活,一方面得到如何做人的启迪,同时,进一步加深了对教育与社会关系的理解。通过参与志愿服务,激发起大学生对社会现实问题的关注,增进了对社会的认识及社会需要的了解,并投身于社会变革的实践,迎难而上,承担起公民对社会应有的责任。可以说,四环是很好的创业平台,而每个大学生也把自己作为这份事业的主人,分工负责各个方面的工作并配合协作,定期进行教研并针对问题展开研讨,共同把游戏小组不断推向前进。就此而言,四环游戏小组的非正规教育模式不仅作为解决农民工子女接受学前教育问题的有效途径,对于高校大学生教育也走出了一条新路,创新了大学生、研究生的培养模式。

        张先生在《今后的教师》一文中指出,“教育的力量,在现代,是有一定限度的……”“教师……不要拘于现在所见所处的那样狭小的天地,要自认自己是通文化与民众之间的一条大路。今后的学校也不应仅仅是儿童们的学校……将是民众娱乐及民众集会的大会场。所以,今后的教师是民族改造的先锋,而学校是社会建设的灯塔。[4]四环大学生的行动是在当下对教育走入生活、教师成为“通文化与民众的大路、民族改造的先锋”的最好诠释。

    四、以行动研究投身社会变革探寻一条通向和谐之路

        “骑马要在马背上学”,张雪门先生强调,培育师资的最有效的办法是在幼教机构中的实地学习,实习和研究的范围非常广泛如儿童发展、教学实施、家庭与社区、机构兴办与管理、农村幼教等。教师的自我反馈和“检讨”是课程实施的必不可少的环节,从而了解儿童的反应和发现自己的成功与失败——反思教育实践。这正是目前教育改革中大力倡导的立足于实践的行动研究。

        张雪门先生认为,教师实施教育,需要“在劳力上劳心”,教师不是知识的灌输者、教书匠,而应“从做中求进步,从研究发展解决问题”,作教育的探索者。研究幼稚园课程,不仅能够促进儿童的发展,也是教师自我成长的主要途径。“若做了就算,对经验既没有变化,自然谈不到进步”。知行合一、教学做合一—是上世纪20年代幼儿教育家所共同倡导的教育思想,指教师要从行动中获取经验,“为用而学”和研究思考,以改进实践和增强行为的自觉性,而不宜知与行、说的与做的两张皮,理论和实践两相分离。这与现今注重教师教育即“教师专业化”的时代要求,强调立足于实践现场的行动研究——经验加反思——完全一致。张雪门先生强调“读书”要在“应用”上“教自己”,做自身专业发展的主人。张先生这一教育思想的提出早了半个多世纪,而且是基于自己的教育实践而提炼出来的,较之当下的一些理论工作者动辄拉出国外的先进理念引领国人形成了鲜明的对照。

        四环这一面向外来务工人员及其子女的育儿支援行动,以学前专业的大学生作为主要教育力量。大学生志愿者几年来深入市场,着眼于依靠民间力量自下而上地解决流动儿童受教育问题。游戏小组六年来行走的历程,也是教育者进行理性反思和不断自我挑战的过程:

        寻找教育研究的真问题 农民工问题以及农民工子女的学前教育问题是中国当代面临的特殊问题,是现实社会生活中的真问题,需要在实践中寻找切实可行的途径,来满足这部分人群的教育需求和平等受教育的权益。教育是实践性学科,教育研究要关注社会生活、要为解决社会现实问题服务,这就要求研究者深入生活实践,并以自己的行动做一点事情,参与变革现状的探索,而不是仅仅作为旁观者。认识世界是为了改造世界,在亲身参与改革的实践中,才有可能更好的认识世界。这正是教育研究的价值所在。

        突破单一视角借鉴多学科的理论与方法 社区非正规教育的探索是一项综合性研究,问题的复杂性以及不确定性,早已突破了教育的单一视角,需要从实际出发,借鉴教育社会学、人类学等等的理论与方法,置身于问题发生的社会场景以及多种相互作用的关系中,边实践边研究,综合地去认识和探索问题的解决。在有关农民工学前子女受教育途径这个问题上,迄今还没有成型的经验,国外也没有现成的理论可以照搬和套用,坐而论道指手画脚无助于问题的解决,走马观花、蜻蜓点水也于事无补。而是需要以广阔的视角长期深入现场、扎根实践、身体力行,才能有所发现、有所改变。

        关于研究者的身份及其与现实场景的关系 探索面向农民工子女的非正规学前教育的适宜模式,需要采用行动研究——这是深入社会情景发生的现场的质的研究方式。四环的实践作为一项行动研究,不是去验证某种理论的合理性,而是形成关于行动的理论,需要通过行动建立起基于实践的理论,以有利于问题的解决和现实状况的改进。作为研究者的大学生志愿者要能够游走于“研究者”与“行动者”、“当事人”和“局外人”之间,以双重身份,边行动边学习,边研究。行动研究中,专业的志愿者自身就是重要的研究工具,他们以研究者的理性自觉和批判性的自我反思不断把研究向前推进,并在行动历程中获得心灵体验。

        在四环非正规教育探索中,研究者不是救世主,不能居高临下地俯视和指挥,也不是以旁观者身份进行价值中立的研究,而是要融入现场,与现场当事人即研究对象亲密接触,相互间建立起合作伙伴关系。随着交往程度的加深和关系的拉近,能够站在对方的立场去发现和理解这个群体的生活状态、行为方式及其所思所想,他们自身也感受到人与人之间的真诚、平等交往的可贵与充实。我发现这里的孩子、家长、社区的人是那么聪明乐观,------从他们身上,从社会之中我获得的远远比付出的要多的多。行动研究关注现实问题的解决,要求研究者作一个“多面手”:既是学习者、实践者,又是研究者,既是老师也是学生,同时还是发动者组织者、宣传员和信息提供者。大学生在四环游戏小组的实践和探索,是在以投身于社会变革的方式,完成了自己的学业,交出了一篇篇有关农民工子女教育和非正规教育的带有原创性的论文,颠覆了远离现实的象牙之塔才是搞研究的习惯定势。

        大学生志愿者追寻张雪门等前辈的平民教育精神,在实践中探索因地制宜解决农民工子女接受学前教育这一社会现实问题的途径,与此同时,他们自身也收获了成长,不仅增长了见识丰富了阅历,更增强了教育工作者的社会责任感和“公共知识分子”的情怀[5]。“四环成为一种品质”,志愿者精神的火种也在社会传播开来。几年中,陆续有各方面的力量加入进来,志愿者的队伍在不断壮大,有人由此受到启发,振奋了以弱势人群的教育为职业和志向。

        四环游戏小组通过育儿互助而凝聚和建立起农民工认识自己需求和争取自身权益的民间组织。如今,在它的成长历程中,迎来了又一个春天。大学生志愿者和流动儿童以及他们的家长一起,正在以坚持不懈的努力和各方的支持,探寻一条通向和谐之路。

    相关文章
    热门文章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RSS
    热门幼儿园教育探索
    最新幼儿园教育探索
    热门范文
    党团范文
    简历范文
    法律范文
    热门作文
    幼儿教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