绿色安全网站
  • 文摘首页
  • 教学论文
  • 实用文档
  • 个人简历
  • 论文中心
  • 演讲范文
  • 英语学习
  • 党团社会
  • 职场技巧
  • 作文园地
  • 法律文书
  • 幼儿教育
  • 故事大王
  • 教育论文
  • 节日庆典
  • 高考频道
  • 资讯
  • 运动Sports
  • 娱乐Entertainment
  • 生活Life
  • 文教Education
  • 经济Business
  • 科技Science
  • 时事politics
  • 新闻传播学专业英语本科生教学内容与教学方法初探

     [内容摘要] 《新闻学专业英语》是我国高校新闻院(系)积极应对改革开放、经济全球化-传播全球化而设立的一门专业选修课,新闻学视域和英语语境的有机整合是该课程的专业特质;以赏析生动直观的英语新闻作品作为切入点、以精要的专业知识讲解作为支撑点,以引领学生尝试制作英语新闻电视节目为兴趣点,以提升学生的新闻学专业英语能力作为就业竞争的闪光点,是其教学内容、教学方式、教学宗旨的特色所在;选修该课程的本科生有源自汉语环境中的英语焦虑心理,任课教师是否具有新闻学/传播学学科背景和全英语授课的语言水准,很大程度上决定着该课程专业特色的实现程度;如何克服该课程存在的问题与困难、最大限度地彰显其专业特色,是目前学界、业界有所关注但研究不够充分的一个话题。

           [关 键 词]  新闻(传播)学视域    英语语境    国际视野

          一、研究起因


          《新闻学专业英语》[1]是我国高校新闻院(系)积极因应改革开放、经济全球化、传播全球化的国际环境而设立的一门专业选修课,意指“关于新闻学的专业英语”,与“英语新闻”“新闻英语”等概念有不同程度的交叉之处,与非英语专业的公共英语教学、英语专业的专业教学有基本语法的共用性,更有浓缩于“新闻学”范畴的专业特指性;与“双语(新闻学)教学”也有一定程度的交叉之处和易混性。


    新闻学视域与全英语语境的有机整合是《新闻学专业英语》的专业特质:以赏析生动直观的英语新闻作品作为切入点,以精要的新闻学专业知识讲解作为支撑点,以引领学生动手采写英语新闻作品为兴趣点,以提升学生的新闻学专业英语能力作为就业竞争的闪光点,是该课程教学内容、教学方式、教学宗旨的特色所在。


           通过不同路径进行了相关的文献搜索,以直接或间接的方式了解国内一些新闻院/系开设这门课(或是类似课程,但名称不同)的出发点、教学内容、教学方式及其存在的困难,也在中国政法大学人文学院新闻系2003级、2004级本科生中进行问卷调查和个别访谈,同时结合近些年来从事《新闻学专业英语》的切身经历和个人思考,得出如下浅见:
             其一,传播全球化的宏观环境使得涉外新闻实践的广度与深度日渐扩大,兼有良好的英语功底和较高的新闻业务水平成为其必不可少的前提条件和优势所在。其二,与那些成熟、老牌的新闻学专业课程(主要指以汉语为语言载体的专业课)相比,该课程具有一定程度的准成熟性(欠成熟性)。课程名称、课时安排、教材选择、教学重点、教学方式、教学目标等相关事项,并没有在新闻学界形成“定体虽无,大体需有”的成熟状态。其三,该课程在新闻学学科体系中的应有地位虽已得到承认,但由于汉语语境中的新闻专业本科生对英语有不同程度的焦虑心理(国际新闻专业除外),选修该课程与毕业后有机会接触-运用新闻学专业英语之间存在错位现象,选修该课程的动力与兴趣并不充足。其四,任课教师是否兼有新闻学/传播学的学科背景和娴熟的英语功底,是决定其授课质量高低的硬件条件。大多数任课教师存在不同程度的跨母语心理焦虑(具有多年海外经历者或国际新闻专业的毕业生除外)和更多无形的精力付出,而教师课时量的计算在大多数新闻院系中并没有被加权处理,对教师的激励机制非常缺乏。这是导致该课程“理论上重要、实践中不冷不热”的原因之一。
             如何克服该课程存在的问题与困难、最大限度地彰显其专业特色,是目前学界、业界有所关注但研究不够充分的一个话题。这恰是实现《新闻学专业英语》本科生教学目标、体现其专业特色的制约性因素,且在国内各兄弟院校(系)存在一定程度的共性。鉴于此,笔者撰写拙文以期能够抛砖引玉。


            二、概念辩析

             《新闻学专业英语》的对应英文是Professional English on Journalism,强调教学语言需要接近甚至达到“专业水准”(professional),一指除英译汉之外的所有教学环节应该达到“全英语式”,营造“用英语思维”的外在环境;二指教师应以自身较有“专业水准”的英语,引领学生逐步融入“英语为语言外壳、新闻学为实际内核”的专业课堂,最大限度地消除中国式英语(Chinglsih)、努力营造较为地道-原汁原味-跟上英语演变节奏的“准逼真”课堂氛围。另外还有一种英文对应是Journalism English。此处的Journalism是名词修饰名词,突出课程名称应有的简洁性。
            《新闻学专业英语》意指“关于新闻学的专业英语”,与“新闻英语”“英语新闻”等概念有不同程度的交叉之处,与“非英语专业的公共英语”、“英美语言文学专业英语”有基本语法的共用性,但更有浓缩于“新闻学”范畴的专业特指性,即ESP(English for Specific Purpose);与“以双语从事新闻学教学”在语言载体和教学内容上有一定程度的交叉性和易混淆性。
            有些类似课程在有些新闻院(系)被笼统划为《新闻学专业英语》范围。比如,《新闻英语及媒体研究>(Journalism English and Media Studies)[2],强调该课程侧重于思考与研究,不同于传统的(英美)报刊阅读/导读;《新闻报道与写作》(News Reporting and Writing)[3]、《创造性的采访》(Creative Interviewing: The Writer’s Guide to Gathering Information by Asking Questions)[4]、《美英报刊文章选读》(Selected Articles from American & British Newspapers & Periodicals[5]等等,这些名称局部地、有所侧重地体现了《新闻学专业英语》的应有内涵,其教学内容具有明确的指向,其教材选用易于操作。

            (一)外延与内涵的专业特指性

            “新闻学专业英语” 的外延与内涵较为宽泛,理应是 “以英语为惟一的语言载体,涵盖英语新闻的采-写-编/译-评-摄等业务技能、新闻史论方面的常见术语及前沿思潮的专业知识体系”[6];其教学内容理应涵盖三方面内容:分析新近或经典的英语新闻作品(案例来源主要是英、美、中国权威的英语媒体作品),批判性地借鉴西方英语媒体在采-写-编-评-摄等新闻业务技能方面的独特之处;了解英、美等主要英语国家在新闻业务、新闻史论方面的常见术语和前沿话题;训练学生逐步掌握“新闻思维模式下特定的英语语言和英语思维模式下的新闻学知识”。鉴于本科生的认知特点、当下新闻业界对本科毕业生新闻实践技能的侧重要求,该课程主要立足于新闻业务技巧的培养和新闻实践动向的了解。
           “新闻英语”的外延与内涵基本上与“新闻学专业英语”相似,甚至可能被理解为“新闻学专业英语”的简洁指代。但笔者认为,“新闻英语”与“商务英语”、“法律英语”“贸易英语”“军事英语”等概念的侧重点是与某学科领域相关的“英语”,在“专业性+英语”的内涵构成中没突出其“专业性”而是语言载体“英语”,一般也是英语专业的专业教学内容之一。

          “英语新闻”则有两种可能的解读:一是与“汉语新闻”、“德语新闻”“俄语新闻”等概念并列、意指以“语种”为外化形式和划分标准的“新闻(作品)”,是新闻学专业英语教学内容的重要组成部分,但其内涵与外延均小于“新闻学专业英语”。二是特指“以英语为语言载体的新闻”,不是“英语文学作品/英语论文”之类。
          “新闻学专业英语”与“非英语专业公共英语”之间的核心差异在于:前者是专门指涉新闻学、纳入新闻学专业课程体系之内的“专业特征较强的英语”,或是“非英语专业的专业英语”,目标指向较为具体;后者是指涉一切非英语专业、培养学生掌握基础英语能力之“公共英语”,外延比较宽泛,涵指“普适于一切专业领域的英语”,“非专业化”基础英语。
          “新闻学专业英语”与“英美语言文学专业英语”则是可以并列的两个概念,均有“具体、专门的目标指向”,外延分别局限于“新闻学”和“英美语言文学”,但前者的侧重点是“与新闻学相关的一切理论与实践(以新闻作品为主)”而不是“英语”这种语言载体,后者侧重于“与英美语言、文学相关的一切理论与实践(作品)”,是对“既是语言载体又是专业本身”的“英语专业的专业英语”的深化与精细化,主要包括精读、泛读、听力、口语、语法、语音学、词汇学、英美文学作品选读、英国文学史、美国文学史、美英报刊文章选读、英美国家概况、翻译学等等。
            综上所述,“新闻学专业英语”与“新闻英语”“英语新闻”“非英语专业的公共英语”、“英美语言文学专业英语”有不同的内容侧重点,但其语言载体均是“英语”而非其他语种、大体遵守共同的语法规则。其不同之处在于:“英美语言文学专业的专业英语” 严格遵守英语语法,用语较为文学化、复杂化;而“新闻学专业英语”则有其语法的“简洁性”、用语的“新闻性”和“世俗性”。
          这种不同主要是指英语新闻标题和新闻用语的特殊风格:
          一是新闻标题:为了能够吸引受众眼球/具有较强的视觉/听觉冲击力,兼因版面、播放时间的有限性,常使用“非语法化的非完整句子”来达到新闻标题的简洁性、时效性、节奏美、韵律感等专业要求。最常见的特殊处理有:使用实义词、省略虚词——非新闻英语语境中必有的虚词在新闻英语语境中可以省略,以求新闻标题简洁;大量使用“历史性现在时”[7]——过去发生的事件在新闻标题中经常以直接引语代替间接引语,因而常用“一般现在时”代替“一般过去时”,给人以现场感、缩短受众与事件之间的时间距离而保持“新闻之新”。这些都是因其“新闻性”而在“英语语法之外的法外治权”现象。
          二是新闻用语:

           在新闻语言中借用地名、建筑物的名字替代国家、机构或作其他引伸,或者套用小说、电影之名_____ Big Apple(大苹果)指代“美国纽约”,Foggy Bottom(雾谷)指代“美国国务院”,White Hall(白厅)指代“英国政府”或“英国的政策”;Downing Street(唐宁街)指代“英国政府”或“内阁”;Oval Office(椭圆形办公室,总统办公室)指代“总统职务”或“权力中心”;An Ode to Failure (The Economist, Feb,24,2005)译为“《失败颂》”[8],该标题的作者借用了英国浪漫主义诗人雪莱1819年创作的Ode to the West Wind,借此谈论在当今如此激烈的社会,人们该如何对待失败和失败者,借用巧妙,易引起读者共鸣。

           使用科技、娱乐、典故、俚语、俗语、外来词语等词语以追求新奇和使受众感到亲切,并且能准确表现事物的本质、贴近生活、充满趣味,比如,red flag(危险信号)、doomsday(世界末日)、mullah(毛拉:伊斯兰教国家对老师、先生、学者的敬称)、Godspeed(祝愿成功与平安)、go bananas(发怒)、Tesco’s Big Brother (Tesco公司所用的监控技术)[9],等等

          三是多用主动语态和短句子(表示灾难或犯罪中的受害者人数、客观报道一个名人依然用被动语态)。


         “新闻学专业英语”在外延-内涵方面的专业特指性还体现于该课程具有明确的专业教学目标:引领学生在英语语境中找到理解新闻学的新进路,在新闻学视域中提升其新闻英语/英语新闻方面的听-说-读-写-译等实际应用能力;了解西方英语媒体及新闻学界在实践-理论领域的前沿探索以及给予国内新闻业界、学界的有益启示。概言之,就是“培养学生用英文来从事-处理新闻业务的能力、查阅-阅读-翻译-处理新闻专业方面的英语新闻作品-英文论文及其他相关英文资料的能力”[10]。

         (二)语言载体的单一性
            当下, “新闻学专业英语”和“双语(新闻学)教学”这两个概念之间具有某种程度的交叉点和易混性。二者之间因为存在有重合内容的关键词“新闻学+英语”和共同的动力机制——作为吸收国外先进文化的桥梁与纽带,是“培养复合型、应用型、国际化人才的必然选择”[11]而变得易于混淆。上述诸多概念的交叉-易混性,一定程度上导致了目前新闻学界对这些概念的个体化理解与个性化做法。这也是新闻学专业英语和双语新闻学教学尚未呈现成熟状态、相关研究显得不足的重要原因之一。
          首先,二者的专业立足点都是“新闻学”,课堂语言都包括“英语”(在国内大部分汉语区域,“双语”主要指“英语和汉语”[12]),其宏观出发点都是为了及早应对经济全球化-传播全球化-高等教育全球化的趋势。
            不同的是,《新闻学专业英语》体现的主要特征是“语言载体惟一的全英语课堂”,其专业特征是新闻学专业视域与英语语言之间的相互渗透与高度融合,侧重培养本科生处理英语新闻(作品)的实践技能(即,采、写、编、评、摄-编译),以符合本科生的认知心理、兴趣倾向、就业/考研/出国等需求。目前我国大部分新闻院(系)除了“国际新闻专业”之外,《新闻学专业英语》是被浓缩为一门课程。
            大部分汉语区域的高等院校“双语(新闻学)教学”的主要特征是:使用英语必须超过50%及以上、兼用汉语、采用英文原版教材的“双元式课堂”;是以“英语和汉语”交叉讲授的系列新闻学专业课程。比如,《媒介素养》、《新闻采访》、《新闻报道与写作》、《媒介伦理》、《现代媒介概论》等等,可以尝试着先为本科生开设;其教学出发点是引领本科生对英、汉两种语言建构的宏大的新闻学专业知识体系的体认、初步培养其国际化的学科视野。
           综上所述,“新闻学专业英语”作为“强调一个学科、突出专业方向、重在培养新闻业务技能”的一门特色专业选修课,具有语言载体上的单一性(英语);“双语(新闻学)教学”则是以新闻/新闻学专业内容为中介、以“汉语+英语”为教学手段、以“凭借双语优势尽快进入以英语为载体的世界新闻体系”为终极目的,具有语言载体上的双重性。


         三、特色初探
         《新闻学专业英语》在国内各新闻院校(系)的兴起时间不算久远,一些外国语大学也是近些年才开设《国际新闻》专业;原版英文教材的引进涉及到版权、成本等实际问题,非英语专业的本科生对原版英文教材的整体消化能力较弱;建设一支新闻学学科素养优良、英语娴熟地道、教学经验丰富的教师队伍,正面临着一系列的现实障碍:国内师资培养具有延时性,引进外籍教师/外籍记者充实师资存在财力限制、管理成本高(新闻领域政治性强,对外籍人员的管理也较为敏感)等制约因素。
           各新闻院校(系)开设该课程的软硬件因素、时间长短、出发点各有差异,因而课程名称、选用教材、教学内容、教学宗旨、选修课时、教学方式等各方面都尚未统一,呈现出一种“定体虽无,大体也无”的状态,各自建构的课程特色具有可变性和伸缩性[13]。

           仅拟根据自身从事《新闻学专业英语》本科生教学所进行的尝试、反思与修正,对《新闻学专业英语》在教学内容构成、教材使用、教学方式等层面的一些特点予以集腋成裘式的初步探讨。
          (一)教学内容
           如前所述,非国际新闻专业的《新闻学专业英语》是被浓缩为一门课程,新闻视域和英语之间的高度渗透和融合是该课程教学内容、教学方式的最大特色。主要体现为:有针对性地引导学生接触美国、英国知名媒体经典或新近的新闻作品;根据预设的系列思考题,鼓励学生分析、逆推这些新闻作品在采-写-编-评-摄等业务环节的主要思路,以借鉴西方英语媒体业务方面的独特之处、初步培养“新闻专业主义”的思维方式和国际化的新闻视野;通过这种生动直观的案例赏析和专业知识讲解,帮助学生逐步掌握一些必备的新闻学术语,比如,news value (新闻价值)、timeliness(时效性)investigative report(调查性报道)、 head(标题)、deadline(截稿日期)等等,同时培养其英语新闻用语方面的良好语感(书面和口头)和较大的新闻用语词汇量。另一方面,精要、简洁、辩证地指出西方英语媒体巧妙、隐蔽的政治话语策略,启发学生思考我国新闻媒体在新闻专业主义与新闻媒体政治主义诉求的二维矛盾及可行性对策。


          以针对中国政法大学2004级新闻系而开设的《新闻学专业英语》为例,说明该课程的教学内容板块构成、教学环节、教学宗旨:


          一是按照新闻作品类型组成循序渐进的授课主题,配以新近/经典的新闻作品案例。二是针对案例设置有关作品内容-形式优劣的系列思考题,引导学生以“普通受众”和“准新闻人”的双重身份解读案例的专业特色。三是鼓励学生运用逆向推测的方法回答或讨论这些专业性的思考题——由新闻作品逆向推测、分析其采写-编辑-后期制作等环节,使学生能够直观地体认英语新闻作品的建构过程

          比如,外景记者采访了哪些人或哪些部门?演播室内的记者或主持人如何与其保持相得益彰、彼此衔接的合作与配合?体现新闻主题的各个素材,其详略取舍如何安排?新闻价值体现在哪些方面?后期编辑-制作如何彰显前期采写内容的精华、美化/弥补存在的不足/缺陷?中国的新闻人在业务技巧方面与美国、英国的新闻人有哪些异同?应该向西方新闻人借鉴哪些?应该摈弃哪些?)。四是简要补充、精讲与案例类型相关的专业知识,以帮助学生初步体认西方新闻理论-新闻业务的精华、了解中西新闻比较的辩证思路。


          下面以部分课堂实例来说明该课程教学内容的板块特点:


           其一,以CNN新闻作品作为案例[14],法制新闻、娱乐新闻、经济新闻、人物访谈、灾难报道、时政新闻等等。案例欣赏-分析、学生回答5至6个问题、专业知识补充精要讲解。比如,《法制新闻的报道与写作》知识点:法制新闻报道的基本步骤、法律语言的新闻化置换;彰显法制新闻的新闻价值与避免过分煽情,如何处理与司法机构之间的微妙关系;《灾难新闻的采写要诀》专业知识:灾难新闻的报道价值、对灾难本身的超越、科技在灾难新闻报道中的合理利用,灾难新闻用语措辞的人文色彩;《娱乐新闻》知识点:娱乐旧闻与娱乐新闻之间的有效对接,可读性分析、旧人物如何出新闻、采访对象的选择标准、中西娱乐新闻存在的通病及根源;经济新闻知识点:采访哪些部门哪些人?如何利用文献?如何避免数字枯燥?如何通俗易懂、具有可读性?记者如何储备或提升自己的知识结构?

           其二,以DISCOVERY CHANNEL(《探索》频道)的特色作品——历史纪录片作为必要的案例补充。历史纪录片鉴赏——《肯尼迪之死》——与案例相关的思考题讨论——《历史纪录片的内容特色与制作技巧》专业知识精讲:相关人物采访、客观外化与主观内置、背景知识嵌入、音乐渲染、解说词-话外音-字幕与画面之间相得益彰的配合——课外作业:《中国的电视纪录片与国际接轨的具体体现》(英语撰写)。


           其三,以中国知名/权威的英语媒体CHINA DAILY(《中国日报》)作为新闻编译的案例来源。时政新闻、体育新闻案例欣赏:《我党出重拳反腐败》——专业知识精讲:英文新闻编译成汉语新闻的基本步骤与用语特点;《黄健翔现象》——汉语新闻编译成英语新闻的基本技巧与语法特点——课堂讨论:《“挺黄派”PK“倒黄派”》课堂辩论。


           其四,以学生的英语新闻实践作为专业英语的初步演练与查漏补缺。

          课堂模拟《热点聚焦》:《上届学哥-学姐谈新闻实习》——学生主持人与2名学生嘉宾之间的对话、现场学生观众与嘉宾之间的激情互动——教师现场总结、点评——作品得失大家谈(下次课进行)——专业知识精讲:访谈节目的话题选择、主持人的提问技巧-对谈话现场的适度掌控、事前策划涵盖的基本要素、工作人员之间的协作与配合、后期制作的把关与美化。


            综上所述,这种教学内容的板块构成及其相应的教学环节,主要源自该课程的专业特质要求、本科生的英语现状、兴趣取向及认知特点,旨在实现以下教学目标:侧重于新闻业务技巧的直观借鉴,与已用汉语开设的其他专业课程形成相互映证-对照-支撑的课程关系,初步培养学生的国际视野,注重培养学生地道纯正的语感、扩大新闻用语词汇量。


         (二)教学方式
          鉴于非英语专业、非国际新闻专业的本科生所带有的英语焦虑,笔者主要采取了以下教学方式:

            引领学生视听-阅读,介绍有关新闻听力的技巧。比如,了解英美人士尤其是新闻人特有的弱读、连读、跳读、混音等语音习惯,注意泛听与精听相结合;确保自身发音的准确性以增强对原汁原味英语的听力敏感度与适应度;“熟悉电视(广播)英语新闻的结构-语言特点-常用语;课外注意对英语文化背景知识和英语专有名词的积淀”[15];引导学生找到鉴赏英语新闻节目鉴赏的出发点与立足点;提醒学生以普通受众和准新闻人的双重身份解读作品;挑选若干精彩段落由学生译成汉语,锻炼其新闻编译能力;针对新闻作品中涉及到一些较为前沿的专业话题向学生提问,启发学生从西方经典新闻作品中借鉴其独特的采、写、编、评、摄等技巧。

            鼓励学生轮流/全体练习播音式的朗读,适时矫正其语音、语调;少而精地讲解一些语言难点,鼓励学生借鉴作品中鲜活、纯粹、地道的英语,逐渐避免语法化的中国式英语;鼓励学生用英语回答/讨论问题——分别涉及作品的采访技巧、写作特色、语言风格等等;简要介绍与作品相关的背景知识。
          小班授课。每个教学班不超过18人。英语作为这门课程特有的语言载体,其实践性、费时性和新闻学专业特有的实践性,要求学生必须有充足的机会在课堂上进行操练以克服英语焦虑心理、提升其用英语处理新闻学专业相关知识及实践的实际能力。课堂外的教学方式主要体现“切合本科生实际、培养学生的英语思维习惯、课时不够课外补、引领-敦促学生进行英语新闻实践”之原则:
          一是针对学生在学习公共英语阶段“注重考试过关、实际应用能力依然不容乐观”的情形,鼓励、引导学生课外观赏英美的经典英语名片,帮助其积累语言功底、培养对英语的兴趣、语感和成就感。

          二是由于《新闻学专业英语》是一门只有36课时(每周授课一次,每次2课时)的选修课,非英语专业的本科生普遍存在跨语言的天然难度但对该课程抱有较高的期望值。为弥补课时之限、最大限度地实现新闻学专业英语的应然目标,笔者分析-比较一些引进的新闻传播类英文原版教材-著作,从中挑选、复印一些课堂上没时间讲授却是本科生必须了解、且贴近本科生阅读水平的英文小论文,供其课外阅读,并促其借助工具书将一些精彩段落译成汉语。比如,“英语新闻标题的制作技巧”“导语写作的种种方法”“新闻语言的特点”“西方记者的权利与义务”“采访伦理”“新闻写作的‘马克•吐温原则’”等等。
            鉴于本科生“注重展现自我、不喜满堂灌的教学模式和追求新奇”的心理特征以及对“新闻学专业英语”的敬畏心理,笔者鼓励学生在课外参与一些力所能及的新闻实践,以激起学生的参与意识、兴趣意识和成就意识,使学生在亲身实践中加深对新闻学专业知识的理解、勇敢跨越其普遍存在的“英语焦虑心理”[16]。
            一是鼓励学生课外集体采制英语新闻短片。比如,最近各媒体关于“大学生就业问题”的报道不胜枚举,高校学生对这个“老话题”极为关注。笔者就提前二周布置任务并给予必要的引导和建议,鼓励学生围绕这个话题制作一个英语新闻短片,提醒他们分工合作、按照自己的兴趣-特长-意愿担当不同角色、做好前期策划和后期的编辑制作:谁充当出镜记者,谁担任编辑,谁为节目进行英语配音,哪些学生作为被访对象接受镜头内外的采访(也可采访其他各阶层人士,再对其进行英语配音)。最后将学生制作的英语新闻短片在课堂播放-师生共同赏析/观摩-教师做精要点评/热情鼓励与诚恳指正。
            二是引导学生围绕一个热点话题,现场模拟“A Talk Show”。比如,提前一周布置任务,鼓励、督促学生搜索关于“充满争议的黄健翔”相关文献,届时鼓励学生现场模拟“脱口秀”——教师充当主持人,学生按照正方-反方分成两组讨论诸如“黄健翔备受争议,主要存在哪些代表性的观点?哪些深层原因?你如何看待黄健飞或黄健翔现象”等问题;教师鼓励、帮助学生使用较为流利的、地道的英文参与讨论(学生“卡壳”时,教师及时“救驾”以助其克服畏难情绪),最后做出精要点评。
            为保证课外辅导能得到学生的积极响应、规避少数学生因为缺乏自信而消极应付的可能性,笔者除了给予真诚的鼓励、必要的引导(包括指点路径、提供资料)、充分的信任、精要的点评之外,也将之作为考核学生课程成绩的一个重要指标,体现了宽严适度的教学原则。

            从学期结束时对学生进行课程考查的结果和学生反馈的信息来看,学生对《新闻学专业英语》的兴趣和成就感得到一定程度的激发和培养,其英语应用能力和新闻专业技能得到一定程度的双重提升:

           一是从西方英语媒体的新闻作品中感知到其成熟高效的、颇有新闻专业主义风格的采、写、编、评等技巧和东西方新闻报道模式的异同,对“新闻价值”“新闻报道的客观性与主观性”“新闻报道的人文关怀意识”等概念有了更加深刻的再认识,对英语媒体的新闻人如何从事新闻报道工作有了最直观的认识。这是最方便快捷、最易于获得的“他山之石”;二是能够收听-观看英语新闻/阅读英文报刊杂志,初步掌握了将英文外电/外报/外刊新闻编译成将汉语新闻的基本技巧;熟悉“对外报道”的基本要领;能够制作英语新闻短片、用英语开展“现场模拟访谈”。


           四、问题

            分别以“专业英语”“新闻学专业英语”“新闻英语”“英语新闻”为关键词进入“中国期刊网全文数据库”,共搜集到18篇相关论文。其中有8篇涉及“英语新闻”,关涉听力教学、多媒体手段的课堂使用、标题赏析与翻译、在线收听的方法与路径,等等;3篇涉及“新闻英语”,涉及听力教学、新闻英语与大学生媒介素养之间的关系,等等;2篇涉及“英美报刊(作品)教学”,1篇论述“电视国际新闻”。另外4篇论文分别论述“高等院校金融学专业英语教学”、“高职院校药学专业英语教学”“高职院校海洋学专业英语教学”、“高职技术学院的专业英语教学”等学科范畴。 从这项不完全的文献统计中初步得出以下结论:

            其一,无论这些论文是论述“新闻英语”还是“英语新闻”,其相似的内涵和外延基本上都是局限于“英语新闻作品”,体现了新闻学专业英语教学的主要特色,但范围略显狭窄;笔者界定的“新闻学专业英语”有更加宽泛的外延和更加丰富的内涵。目前,国内学界缺乏与“金融学专业英语”“医药学专业英语”“海洋学专业英语”并列的“新闻学专业英语”方面的专业论文,对这门现实要求极为迫切的专业选修课关注不够、研究不足。
            其二,通过对国内各新闻院校(系)、外国语学院(大学)所设的“国际新闻”专业的间接了解,也曾不定期与主讲该课程或类似课程的同仁、专家交流,得知不同院校主讲该课程的教师在采用教材、实际课时、教学侧重点、教学方式等等,远不及其他用汉语讲授的新闻学专业课程那样容易形成“定规虽无,大体却有”的求同存异状态。
           其三,参与该课程的本科生具有一定的语言焦虑与心理障碍:一是专业英语的专业特质与公共英语之间存在天然差异。二是国内英语教学及考试模式存有弊端,英语决定一个学子的半个命运给某些学生带来逆反心理,影响师生双方“教与学的快乐指数。”三是习惯于母语环境的本科生一旦进入全英语的逼真环境,不同程度地存在英语表达障碍,选修此课的学生人数远远不及选修其他汉语所授课程的学生人数,“人气指数”加剧了本科生对这门课的误解。四是大多数本科生就业之后使用英语的机会较少,与具有中国特色的“英语在求学、求职/升职中具有一票否决权”的霸权地位形成极大冲突。
           另一方面,教师讲授此课时也具有较大的心理压力和不太充足的动力。一是保证学生听得懂(需要教师解释、转换、提问以作交际衔接、交际促进)与提升学生的专业英语词汇广度-深度之间存在矛盾;最大限度地实现该课程的长远目标与满足学生“现时可用”的合理诉求之间存在矛盾;英语具有学不胜学、不实地体验无法完全地道等特征,授课教师出国深造的实际机遇因为各种主、客观原因而显得“僧多粥少”或是“可行而不可效”;备课费时与教师工作量无“加权处理”[17]而致的教师积极性受损等等。
          如何走出上述困境?笔者依据近几年与其他相关同行的交流所得和自身的教学实践,有如下粗陋之见:
          一是任课教师尽己所能,提升自己的专业水平和英语纯正度、主动研究新闻学专业英语教学的内在规律和实际困境,并在教学过程中找到切实可行的突破口。
            比如,进一步打造该课程的前沿性、实用性、易学性以及语言魅力(纯正、清新、易学),适度增加课时以为学生提供充分的课堂训练机会(每周3课时较为适宜,有些院校已开始实行);鉴于学生“充满灵气和渴望尝试”的年龄特征,放手让其从事力所能及的英语新闻实践,而教师则是充当“事前发动-引导、事中不予干涉、事后点评修正”的角色,以使学生在实践中真正熟悉英语新闻业务流程、加深对“中西媒体比较”的感性认识、锻造过硬的英语功夫以增强就业竞争力。

           二是就地“借用”本校外国语学院的外籍教师,使任课教师与之“专业互补、语言合作”。这比较适用于那些处于创业时期、经济实力较弱的高校或院校(系),可以缓解其单聘外教的经济压力与操作难度,实现“外籍教师在校内共享”。


             三是从同地域的其他综合实力雄厚、国际新闻专业设立时间久的兄弟院校(系)“借聘”外教为我专业所用。


             四是有针对性地放宽任课教师出国深造的硬件限制和软件制约,以使任课教师的英语纯正度趋近100%、能够近距离接触西方英语媒体/西方新闻学术界,以拓宽其专业视野、达到“准外教”水平。尤其是针对那些具有学科发展前景、值得纳入学科特区予以重点扶持的新建学科,助其走出“历史性的弱者地位←→现实性的趋强跨越缺少必需的外力扶持←→历史性的永久弱者”之恶性循环怪圈。

        

           结 语
           “新闻学专业英语”这个概念,其内涵与外延应当具有哪些专业特指性、教学内容及教学方式的专业特色如何彰显,目前迫切需要国内学界、业界予以实践层面的深入探讨与理论层面的支撑研究。这主要源于该课程开设时间的非久远性和理论层面的“准成熟性”(欠完备性);其教学内容-教学方式的“新闻学专业视域+英语语境”之独特性,以及全球化的宏观环境-知识经济时代的已然现实,昭示着该课程“近时实用、长远必用”的不可替代性;非英语专业的本科生和国内大部分任课教师具有跨语言或跨专业的英语焦虑或专业隔漠,兼因现实中的诸多制约因素,实现《新闻学专业英语》本科生教学应有的课程目标、充分体现其专业特色,尚需学界、业界感性的热忱关注与理性的研究与推促;笔者采用的研究方法主要是一定数量的文献研究、自身经验的探讨归纳、样本数量-范围较为有限的定量分析[18],据此而作的定性研究必定存在欠缺。这是今后拟将改进的地方。

    注释:

    [1]笔者针对本科生而开设的一门专业选修课,已连续开设三届;参阅了国内各兄弟院系的相近课程而设置该名称。
    [2]徐琴瑗、张开(编著):《新闻英语与媒介研究》,北京广播学院出版社2004年6月
    [3](美)孟彻(Mencher, M ):《新闻报道与写作》(News Reporting and Writing),清华大学出版社2003年英文影印版
    [4](美)肯•梅茨勒(Ken Metzler):《创造性的采访》,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2003年英文影印版
    [5] 周学艺(编):《美英报刊文章选读》,北京大学出版社1987年版
    [6]国内一些院校先后开设了“国际新闻专业”,其教师构成大体是:“英语”、“新闻/传播”、“英语+新闻/传播”、“英语+新闻/传播+海外经历”的学科背景者、外籍教师/外籍记者,他们开设了较为齐全、细化的一系列新闻学专业英语课程;其他大多数院(系)设立的是普通的新闻专业而非国际新闻专业,由于任课教师数量有限,一般是将具有宽泛内容的“新闻学专业英语”浓缩为一门课程。
    [7]李红霞:《英语标题修辞赏析与翻译》,载于《外国语言文学研究》2005年第2期,第42页。来源于中国期刊网全文数据库。
    [8]刘训成(编著):《新闻英文编译》,厦门大学出版社2002年版第147页。
    [9]《2005年CNN听力现场精选合集》,北京碟中碟软件科技发展有限公司出品发行。
    [9]张洁、史志祥:《浅议高职药学专业英语教学》,载于《科教文汇》2006年10月(上半月刊),第72页。来源于中国期刊网全文数据库。
    [10]笔者曾用不同路径搜索“中国期刊网全文数据库”,搜索到关于“新闻英语听力教学”“英语新闻听力”“报刊英语教学”“高等院校金融学专业英语教学”“高职院校药学专业英语”的18论文,没见关于“新闻学专业英语”的现成定义,于是解读、整合上述各篇论文而得出一个仿照性概括,其科学性尚待考证,也谨此向各位论文作者致谢。
    [11]邓雪:《普通高校“双语教学”浅议》,载于《职业技术教育研究》2005年第8期,第41页。来源于《中国期刊网全文数据库》。
    [12]康立:《对高等院校金融学专业双语教学的思考》,载于《科教文汇》2006年10上半月刊,第75页。来源于《中国期刊网全文数据库》。
    [13]同[1]、[6]。
    [14] 目前,英语新闻作品案例(电视类)存在在线接收、制作视频方面的难以逾越的技术困难(画面、音质均受影响)。笔者使用的是国内一些软件公司制作的“最新”的《2005年CNN听力现场》(当年的CNN新闻作品,次年才由国内一些软件公司制作、出售),时效性仅为“历史性现在时”,但是较为经典、适宜课堂教学。
    [15]刘雅峰:《有效收听英语新闻广播之我见》,载于《大学英语• 学术版》2006年第3卷第1期,第415页。
    [16]“英语焦虑”是指非英语专业的本科生对英语存在的“一种担心的状态、一种模模糊糊的害怕;与不安、自我怀疑、忧虑和担心这些情感相联系;Howitzetal(1986)认为语言焦虑是外语学习中一个独立的变量,是由语言学习自身的特点引起的与课堂学习相关的自觉性、信心、感觉和行为的统一体;主要来自英语学习者的自我评价、教师的授课方法和考试焦虑”。参见邹艳:《非英语专业大学生的语言焦虑研究》,载于《外国语言文学研究》2006年第3期,第52页。
    [17]钱何珍:《对高校双语教学的理性思考》,载于《医学教育探索》2006年第5卷第9期,第832页。来源于“中国期刊网全文数据库”。本科生新闻学专业英语与本科生双语教学都存在跨母语的心理焦虑;长期置身汉语环境的任课教师,需要付出很多精力以消解自身的汉语思维对英语思维的无形侵蚀、保持英语的娴熟和地道。
    [18]近期对中国国政法大学人文学院新闻系2003级、2004级新闻专业的本科生进行小范围问卷调查,发放问卷53份、回收有效卷43份(包括以E-mail方式)分别就“选课动机”“学习过程中的困难”“实际收获”“现任教师授课方式的最大长处”“从该课程中看到自己的最大潜力”等问题设计了5个封闭式的问题,每个问题有4个备选答案。此处仅列选项最多的两个答案——选课动机是“为提高自己的专业英语能力、更好地理解国外的新闻理念”的有30人、“为考研-考证-出国”的有19人,“纯粹为提高英语”的仅有5人;学习过程中的困难是“使用英语进行口头表达与写作是最大的实际障碍”有38人,“对英语的心理障碍”的有26人;实际收获为“新闻英语能力的提高”的28人、“得到了丰富广泛的新闻英语的信息量”的有25人;现任教师授课方式的最大长处是“化解枯燥的教材内容,寓教于乐”的有25人、“易于交流沟通,学习问题能够及时得到解决”的有27人;该课程中自己的最大潜力是“语言能力本身”有28人、“获得中外新闻比较的视角”有26人、“使用英语采访”的有13人。

    相关文章
    热门文章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RSS
    热门资讯
    最新资讯
    热门范文
    党团范文
    简历范文
    法律范文
    热门作文
    幼儿教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