绿色安全网站
  • 文摘首页
  • 教学论文
  • 实用文档
  • 个人简历
  • 论文中心
  • 演讲范文
  • 英语学习
  • 党团社会
  • 职场技巧
  • 作文园地
  • 法律文书
  • 幼儿教育
  • 故事大王
  • 教育论文
  • 节日庆典
  • 高考频道
  • 十万个为什么
  • 儿童笑话
  • 童话故事
  • 成语故事
  • 寓言故事
  • 哲理故事
  • 幽默笑话
  • 百姓故事
  • 校园故事
  • 历史故事
  • 口述实录
  • 创业故事
  • 科幻故事
  • 民间故事
  • 惊险故事
  • 侦破故事
  • 恐怖故事
  • 法制故事
  • 情感故事
  • 口述:老婆和油漆工在新房偷情

    口述:老婆和油漆工在新房偷情
     【导读】小芳一开始听阿涛说话时,内心虽然忐忑不安,但外表还是相当平静的,但是听着听着,她就无法自己了,先是脸红,出虚汗,接着是浑身打抖,脸部肌肉痉挛似的抽搐,后来就双手捂住自己的耳朵,不敢再听下去了。小芳感到,阿涛的话就好比一把刀子,先割她的肉,再剔她的骨头,然后就剜她的心了。

    专题:口述老婆偷情

             每年到了7月,阿涛总要请一个油漆匠,来给他书房的地板刷一次油漆。
      往年的7月,阿涛都是安排妻子小芳去民工市场找油漆匠,而出事的这一次,油漆匠却是阿涛亲自去挑的。那天阿涛清早出门,正午方归,回来时身后跟着一个20出头的小青年。
      当时小芳正在厨房做饭,听到开门声将头伸出来朝客厅看了一眼,她看见那个小青年白白净净的,衣服也穿得很整洁,一点儿也不像一个油漆匠,如果不是他手上提着刷油漆的工具,小芳还会以为他是一个来自农村的大学生。
      油漆匠进书房将地板看了一会儿便走了,说买了油漆第二天再来。油漆匠走后,小芳问阿涛,你怎么出去了整整一个上午?阿涛说,挑人呗,我家书房这么高级的地板,说什么也应该找一个看上去顺眼的来给它刷油漆啊!阿涛的想法有一定道理,但他却忽略了问题的另一个方面。后来发生的事情,正是从他对油漆匠的选择开始的,阿涛因此后悔莫及。
      那个油漆匠叫万喜。第二天上午,他扛着一桶上等油漆来到了阿涛的家里。万喜到达不久,阿涛提着行李就出门了。他要去北京参加一个关于伦理学的研讨会。阿涛虽然只有40多岁,但已经是颇有影响的学者了,甚至有人称他为着名伦理学家。       小芳事实上是一个非常正派的女人,她24岁那年嫁给阿涛,十几年了从未做过对不起阿涛的事。小芳其实很漂亮,皮肤特别好,就像刚剥掉外壳的煮鸡蛋。小芳是深爱着阿涛的,阿涛为人正直,治学严谨,38岁就当了教授,她没有理由不爱他。然而,谁曾想到,像小芳这样一个正派且深爱着自己丈夫的女人,居然也会做出那种事来。
      事情发生在阿涛出门后的第三天。头两天,那个名叫万喜的油漆匠每天上午都来家里给书房的地板刷一遍油漆,他每次刷两个小时,刷完便走,次日再来。万喜是一个寡言少语的人,每次来只和小芳说一两句非说不可的话;小芳也没过多地去注意万喜,甚至连他家在何处都没有打听,只是每天给万喜从冰箱里拿一瓶矿泉水。
      第三天上午,万喜给书房的地板刷上了第三遍油漆。这一天,万喜没有急于离开,他刷油漆后坐在书房门口的一个矮凳上,面朝书房,两眼盯着油漆未干的地板,久久地观看。那神情就好像一个母鸡看着自己刚刚生下的一个蛋。
      小芳开始以为万喜不走是等她开工钱,但她开了工钱后,万喜还是没有离开的意思。小芳就问,小万师傅还想坐一会儿?万喜说,我要等到地板上的油漆干了才能走。万喜说话时没有看小芳,而是仍旧看着书房的地板。  小芳那天中午睡得很香,居然还做了一个梦,但梦的内容她后来却怎么也回忆不起来了。梦醒以后,小芳迷迷糊糊地跑出了卧室,当时她忘了家里还有一个油漆匠,所以连睡裙也没顾上换。小芳本来是跑出去找水喝的,但她一出卧室便忘了口渴。卧室外面是客厅,书房在卧室隔壁。小芳一到客厅便被书房里的情景吸引住了。
      在书房崭新的地板上,仰面熟睡着只穿着一条三角裤的万喜。万喜睡得十分香甜,微响的鼾声在书房里如水流淌。小芳踏着鼾声走到了书房门口,她发现地板上的油漆已经干好,看上去明亮如镜。小芳走近书房本来只想看看地板的。后来,小芳就浑身酸软了,再后来就发生了那件事。
      阿涛比原计划提前一天到了家中,原因是北京的会议压缩了一天。阿涛那天到达家门口的时候是下午2时。他本来是想敲门的,但一想到小芳可能正在睡午觉,于是把举起的手又放了下来。阿涛太爱小芳了。接下来他从包里掏出了钥匙,然后轻手轻脚开门进去。进门时阿涛想,他还可以陪小芳睡半个午觉。
      然而,他这个美妙的念头很快就没有了,因为他一进入客厅便看见了书房地板上的那一幕。他们都睡着了,脸上荡漾着极度兴奋之后才有的那种幸福微笑。阿涛没有惊醒他们,他默默地站在书房门口,看着他的妻子和那个油漆匠,像是在欣赏一幅现代派的油画。约莫过了大半个小时,小芳自己醒了。她醒来后先没发现阿涛,而是一眼看到了她身边裸露的万喜。小芳见到万喜后显得惊恐万状,嘴里还尖叫了一声,接下来,小芳又尖叫了一声,因为她这时发现了门口的阿涛。万喜在小芳的叫声中也醒过来了,他一眼看见了阿涛,马上吓得面如死灰。直到这时候,阿涛还是没说一句话,甚至站在那里一动不动。他真是沉得住气啊!
      小芳和万喜从地板上一坐起来便手忙脚乱地找衣服穿衣服,他们的动作像在进行一场有奖比赛。阿涛这时清清嗓子开始说话了。慌什么?时间还早,你们还可以再睡一会儿嘛!他说得委婉而客气,完全是一种学者的口吻。小芳和万喜当然没有听他的话,尤其是油漆匠万喜,他胡乱地套上衣裤,连扣子都来不及系上便拔腿就跑。
      但是,万喜刚跑到客厅门口,突然折身回到了书房门口,他对阿涛说,你别打她,要打就打我吧,都是我不好!小芳这时已穿好睡裙,她抖着身子朝阿涛说,让他走吧,不关他的事!小芳说完扫了万喜一眼,大声说,你怎么还不走?万喜愣了一会儿,终于转身而去。
      然而,万喜刚走出两步,阿涛陡然叫住了他。站住!阿涛说。你明天来把地板上的油漆全部给我铲掉!阿涛指着小芳和万喜刚才睡过的地方说。万喜没有回答,快速开门出去了! 家里只剩下了阿涛和小芳,小芳勾头垂手站在阿涛面前,俨然一个罪人。她默无声息地站了许久,等待着阿涛惩罚她,骂她或者打她,她都会乐意接受。但是,她等了许久也没等到,这让她更加不安和恐惧了。
      后来,小芳双膝一弯跪在了地板上,接着用两手紧紧地抱住了阿涛的一条腿,然后开始求饶。小芳流着热泪说,请原谅我吧,国风!我不是故意的,其实我是很爱你的!阿涛没有被小芳打动,他这时冷笑了一声,接着猛地后退一步,摆脱了小芳抱他腿的两只手。
      小芳开始失望了,她扬起脸来,用两只泪眼望着阿涛,双膝仍旧跪在地板上。阿涛没有让小芳起来。过了许久,阿涛说,我有点儿累了,该去休息一下了。他说着便转身去了卧室,将小芳一个人留在书房里。
      这天晚上,阿涛没让小芳上卧室的床。夜里9时,阿涛独自去外面吃饭回来后,没有像往常一样进入书房读书或者写书,他径直进了卧室。他早早地上床了,靠在床头读一本从北京买回来的新书。
      10时,小芳洗过澡推门进来了。她换了一款两件套的睡衣,刚洗过的长发披在耳朵后面,显得十分妩媚。她慢慢地走到床边,刚要上床,阿涛说话了,你去书房睡地板吧!阿涛看着书说。小芳愣了一会儿,无可奈何地走出了卧室。
      阿涛起床后,小芳从书房里出来了。她去厨房为阿涛煮了两个鸡蛋,冲了一杯牛奶,然后端到餐厅的圆桌上放下。当时,阿涛正坐在圆桌边抽烟,烟雾袅袅。其实阿涛平时是不怎么抽烟的,而这次他却烟瘾大发,烟灰缸里已丢了四五个烟头。 小芳放下鸡蛋和牛奶后没走,她退到阿涛身后站住了。小芳说,国风,请你原谅我吧,我不是故意的,其实我是很爱你的!她这天所说的话与头天所说的一模一样,可见是发自肺腑的声音。
      阿涛终于打算理小芳了,他把凳子转了一下,面朝小芳说,你一再要我原谅你,但你让我怎么原谅你呢?红杏出墙的事,自古有之,不足为怪,并且有好多是可以原谅的,比如为了情。有的为了钱,还有的是为了权,这些虽然一时无法原谅,但还是可以理解的,只要可以理解的,最终也是可以原谅的。
      但你的情况可就不同了。首先你不是为了情,我相信你和那个小油漆匠在3天之间,无论如何是产生不了感情的。其次你也不是为了钱,你本来就不缺钱花,而且那个小油漆匠也不能给你什么钱。第三,你肯定也不是为了权,一来你从来对当官掌权没有兴趣,二来那个小油漆匠也不可能给你一官半职。这么说来,我是无法理解你的。既然无法理解你,那我永远也无法原谅你!
      阿涛只顾说话,忘记了圆桌上的牛奶和鸡蛋。小芳弯了一下身体,端了那杯牛奶递给阿涛,温柔地说,喝点儿牛奶吧,你还什么也没吃呢。阿涛认真地打量了小芳一会儿,发现她现在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要贤慧,于是犹豫了片刻便伸手接过了那杯牛奶。但是,阿涛接过牛奶后没有喝,在手中停了一会儿,然后又将它放到圆桌上。
      阿涛想,他这么做已经很给小芳面子了。小芳的心里自然无比难受,当阿涛接过牛奶时,她心里稍微松了一点儿;但阿涛一口没喝就放回原处了,这让她感到心如刀割。阿涛当然知道小芳的心里不好受,但他没办法。出了这种事,他也顾不上那么多了。

    相关文章
    热门文章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RSS
    热门口述实录
    最新口述实录
    热门范文
    党团范文
    简历范文
    法律范文
    热门作文
    幼儿教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