绿色安全网站
  • 文摘首页
  • 教学论文
  • 实用文档
  • 个人简历
  • 论文中心
  • 演讲范文
  • 英语学习
  • 党团社会
  • 职场技巧
  • 作文园地
  • 法律文书
  • 幼儿教育
  • 故事大王
  • 教育论文
  • 节日庆典
  • 高考频道
  • 基本常识
  • 权益常识
  • 法律程序
  • 保险保障
  • 劳动房产
  • 婚姻继承
  • 公证诉讼
  • 民事诉讼文书
  • 刑事诉讼文书
  • 仲裁法律文书
  • 非诉讼法律文书
  • 行政法律文书
  • 法律文书
  • 起诉状
  • 判决书
  • 自诉状
  • 上诉状
  • 答辩状
  • 申请书
  • 申诉书
  • 异议书
  • 公证文书
  • 律师见证书
  • 意见书
  • 代理词
  • 辩护词
  • 裁定书
  • 调解书
  • 决定书
  • 鉴定书
  • 协议书
  • 笔录
  • 委托书
  • 洋某妨害公务罪法律意见书

    洋某妨害公务罪法律意见书


    法律意见书
    某县人民检察院:
    贵州心典律师事务所接受犯罪嫌疑人洋某某配偶的委托,并征得洋某本人同意,指派王华律师担任贵院审查起诉涉嫌妨害公务一案洋某某的辩护人。接受指派后,我们查阅了所有的案卷材料,并会见了嫌疑人。现发表如下法律意见:
    一、某县人民法院在受理执行案件后,未在三日内向被执行人发出执行通知书,在准备采取执行措施时,未制作裁定书,送达被执行人黄某。在执行中执行员李某某、王某某未按规定着装,在对黄某某进行拘留时,未取得某县人民法院院长的批准。如此多的程序违法,是导致纠纷发生的主要原因。
    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执行工作若干问题的规定》(试行)第24条的规定:“人民法院决定受理执行案件后,应当在三日内向被执行人发出执行通知书,”但是,无证据表明某县人民法院在向被执行人黄某等发出执行通知书。根据该规定的第26条, “被执行人未按执行通知书指定的期间履行生效法律文书确定的义务的,应当及时采取执行措施。人民法院采取执行措施,应当制作裁定书,送达被执行人。”但也无证据表明某县人民法院制作了裁定书送达黄某。因此,在执行前无任何告知的情况下,搞突然强制执行,程序违法。另外,没有确凿的证据表明陈某等人在执行时向被执行人出示了工作证和执行公务证。仅仅是执行人员相互自证出示了这两证,甚至还有执行人员不着工作服。参与执行的的某县人民法院执行庭执行员王某某的在其所作的《关于本人执行唐某某申请执行黄某排除妨碍纠纷一案具体经过》中证实“由执行员李某(作便装预防突发事件)负责作被执行人黄某女家属工作、由我作便装(预防突发事件)负责作黄某家属男性的思想工作,并辅助执行。”而按照《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执行工作若干问题的规定》(试行)第八条的规定”执行人员执行公务时,应向有关人员出示工作证和执行公务证,并按规定着装。”在执行过程中,陈某等人陈述说是打电话给分管院长同意后,李某的陈述是说向马院长汇报,法警游某的说明是陈某打电话向马某副院长汇报,得到马院长同意后对黄某进行拘留,据我们调查某县人民法院的院长叫李某。根据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一十六条“拘传、罚款、拘留必须经院长批准。”的规定,马副院长是无权批准对黄某进行拘留的,并且还是打电话同意。某县人民法院对黄某所作的拘留决定书是无效的,上面仅有马某的签字。
    二、洋某违法情节轻微,并且是由于执行人员的过错所引起,并没有造成严重后果。
    1、根据卷宗里的相关证据,执法人员正在进行强制执行时,由于上述执行人员的执行程序违法,洋某看到有人搬走其堆放的砖块,于是发生了冲突。如果执行人员认为洋某违法行为严重,就应当将她与黄某一起拘留。某县人民法院只对黄某进行拘留,说明当时黄某的违法行为比洋某重。但是现在洋某被批准逮捕,而黄某却是自由之身,司法机关的行为不符合逻辑。
    2、在某县人民法院对黄某违法拘留时,导致了黄某被弄伤(头被打破,手被弄得又红又肿),说明执行人员不但程序违法,而且行为粗暴。在对黄某进行拘留的过程中,有游某、李某、刘某等人参与,三个训练有素的人要制服黄某是很容易的,但竟然弄伤了黄某,说明执行人员有过错。嫌疑人看到丈夫被打破头且执法人员粗暴的行为,心情难免会激动,目的是想尽快将丈夫送到医院救治,属于不合理的自助行为,情有可原,行为并没有造成严重后果,之所以引起群众围观,是因为执法人员的暴力行为引起了民众的愤怒,不能将此后果归结于洋某的行为。在冲突发生后,主要阻挡警车的人并非洋某,从现有证据来看,主要是陈某和另外一位。根据《刑法》第二百七十七条第一款之规定:“以暴力、威胁方法阻碍国家机关工作人员依法执行职务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管制或者罚金。”这里指的“暴力”,是指对国家机关工作人员的身体实行打击或者强制,如捆绑、殴打、伤害等,并无证据表明洋某对执行人员的身体实施了打击或强制。“威胁”,是指以杀害、伤害、毁坏财产、损坏名誉等相威胁。也无相关证据证明洋某对执行人员进行了威胁。洋某的行为只是吵闹、谩骂、不服管理,并不构成犯罪,依法进行治安处罚足矣。公务人员职务行为具有适法性是本罪成立的前提条件,妨害公务罪之成立必须以公务人员的职务行为合法为要件;如果公务人员滥用职权,违法执行,则不仅得不到法律的保护,而且国家还赋予了公民对这种不法行为依法抵制斗争的权利。因此,洋某的行为并未构成犯罪。
    三、某县人民法院致某县公安局的函认为洋某已构成妨碍执行公务罪,请求某县公安局查处。某县法院未审先判,已确认洋某构成妨碍执行公务罪,司法的中立性与被动性已荡然无存。某县法院在本案中的角色是既当运动员又当裁判员,我们对某县人民法院审理该案件是否能做到公正公平表示怀疑,因此,请贵院根据相关法律规定将案件移送其他检察院管辖。
    另外,请贵院根据刑事诉讼法第三十八条、人民检察院刑事诉讼规则第四十八条、四十九条、律师法第三十四条的规定,维护法律的共同底线,复制本案的光碟给辩护人。
    总之,我们认为,洋某的的违法情节轻微,某县人民法院执行程序违法,洋某的违法行为情节显著轻微、危害不大,不应当认为是犯罪,且系初犯,确有悔过表现,请贵院对洋某进行取保候审,并审查不予起诉!
    此致
    某县人民检察院
    律师:王华
    2014年

    相关文章
    热门文章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RSS
    热门刑事诉讼文书
    最新刑事诉讼文书
    热门范文
    党团范文
    简历范文
    法律范文
    热门作文
    幼儿教育